月亮的谜团(四) 2019年01月07日 玫瑰酥糖

陈立农没有给范丞丞拒绝的机会,他整个人都窝进了陈立农的怀里,被淡淡的雪松味道环绕包裹。他被结结实实抱了个满怀,只能迷迷糊糊伸出手环住陈立农的脖子。

“丞丞,我喜欢你。”陈立农懒洋洋地笑着说道。尾音里带了点鼻音,沙哑又温柔,还有点撩拨的笑意。

范丞丞一声不吭,环住陈立农的脖子,他的掌心贴着陈立农的脖子,掌骨贴着颈骨温热又安心的感觉顺着掌心传到心里去了。

陈立农低低的笑了起来,他将手揽在范丞丞的后背,范丞丞皮肤很白,看起来像白软的雪媚娘,摸起来更是一片柔顺滑腻,指尖顺着腰线一路滑到凸出的漂亮的蝴蝶骨,再往上是削瘦的肩膀。他的手没那么老实像范丞丞那样环着他,而是顺着白软的背脊下滑最后在范丞丞屁股上捏了两把。

范丞丞伸手锤了他两把,就乖巧的重新把头蹭进他的颈窝,他很紧张,窝在哪里小口小口的呼气,热热的气让陈立农感到痒意,这种感觉迫使他把范丞丞抱的更紧了。

陈立农将嘴唇凑过去,含住身下人的耳垂,舌尖轻轻勾勒柔软耳郭的轮廓,轻轻感受不厚不薄的耳垂和柔软的耳骨在唇齿舌尖的探索下变得越发的滚烫。

陈立农在逗弄他。

这个念头在心里明晰,范丞丞掐了把陈立农的胳膊。

狠狠剜了陈立农一眼,只是泛着水光的眼睛实在没有什么震慑力。

他的头发蓄的有点长碎碎的发尾盖住了雪白的脖颈,陈立农一点点拨开,他低声问他像是征求意见一般:“我可以吗,丞丞。”

看似是询问,实际上范丞丞没有任何拒绝的余地和可能性,他现在平躺在床上整个人都窝进了陈立农的怀里,如果是单纯的询问也不至于无法拒绝,只是一脸无辜的男人已经把手顺势解开了他的裤子拉链,被揉捻住臀尖,范丞丞已经软的像潭水,哪里会拒绝。

而且哪里会有的拒绝的心思。

他皱着眉毛撅着嘴巴红着眼眶去看陈立农,寻着陈立农贴过去胡乱的亲着,结果身子太软了只能堪堪亲了一下下巴,就落到床上了。

他斜着眼看到陈立农眼里似乎闪过几分笑意,还没有来得及开口,就被搂着肩膀挺起来了上半身,沿着唇角的线条再一次被吻住了。

本来就没有什么防御的腿更是门户大开,被略粗暴的打开了双腿,陈立农一条腿抵住,右手顺着他的敏感点揉搓,许久没有经历情事的身体被做弄得连连颤抖。

“出门在外,丞丞要保护好自己,小孩子不准对别人张开腿。”陈立农抵着他的额头像是叮嘱一般开口道。

“陈立农你大爷的……谁会这么恶趣味对着……我一个大男人干这种事啊……”

上衣也被卷上去,胸前的乳尖也被咬住捻住,耳边也全是逗弄乳尖的啧啧的水声。范丞丞脸皮薄,刚刚陈立农逗弄他的骚话还留着耳边,现在又是啧啧的水声,整个人就像红虾子一样蜷在床上。

只是他整个人被压在床上,想缩起来也被压着打开的腿。

陈立农好不容易放开他,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就被剥去裤子,凉凉的润滑剂就和手指一样进入干涩的甬道,他自从出国哪里经过性事,乍被进入紧紧的穴被扣弄疼了,眼泪就在眼里打转,他全身上下都在叫嚣着排斥和疼痛,乱踢的双腿却被压制。

“陈立农……陈立农……你出去我疼……疼……”他知道陈立农心疼他,明明刚刚久别重逢他也知道陈立农爱他疼他,这就更加剧了他的委屈他的疼,他本就撒娇撒娇现在就更像只猫一样摊开柔软的肚皮索要宠爱的证明。

他的小朋友太会撒娇了,眼泪大颗大颗的,顺着脸颊滚落。范丞丞的眼圈通红,漆黑的瞳孔覆了一层透明的水膜,沾染上纤长的睫毛,每一次眨动都像一只振翅的蝶,被打湿在滂沱的骤雨里。

“丞丞,你刚刚的话没有作假,我不喜欢你对着别人不设防,你是我的。”陈立农的吻落在他眼睑上,轻柔得像是对待什么珍宝一点点吻去泪痕。“只能是我的,欲望是我的,我也是你的。”

被开拓的甬道被阴茎一寸寸地在往里挤,范丞丞能感觉到褶皱被慢慢撑开然后肠肉裹住阴茎,当然很疼,他像是回到第一次和陈立农做的时候,他一边哭一边喊着陈立农的名字,那一场性事没有得到特别多的快感,这是心里的满足快要溢出来了。

这一次也是一样,整根没入之后他不在去挣扎,乖巧像一个娃娃,磨人的疼痛随着对方深深浅浅地开始进出而不断刺激着神经,但是心里始终是满足快乐的,两种不同的情绪贯穿范丞丞,直至陈立农吻住他的嘴巴,一点点磨到他的敏感点,看到他的泪水不再成串留下,男人的动作却慢了下来。

“还疼吗?”男人的声音越发的沙哑,包含着欲望。

范丞丞抬眼去看他,眼尾还带着红,眼睫上还挂着泪珠,他用力地点点头,想了一会又摇摇头,眼泪又跟着簌簌地落下,勉强从鼻腔挤出个不成调的哼哼声,偏偏带着软软的呜咽声。

“继续吗?”

回应他的是一个继续吻不到嘴巴的只能落到下巴上的轻柔的吻。

自然只能被卷入情潮里,下半身被大力的顶弄敏感点,被唤起来的情事记忆逼着范丞丞呻吟沉沦。夜里也不知道被翻来覆去做了几次。

迷迷糊糊之间,范丞丞只能感觉连指尖也被握住,轻柔的吻落到指尖,滚烫的温度烧到心里去了。

“乖,丞丞,我带你去浴室。”

范丞丞连睁开眼的力气都没有了,只能感觉被报到了浴室,被放到浴缸里几秒钟过后哗啦啦的水声就响起来。

就感知到亲吻先是落在眉心,跟着是眼,先是轻轻柔柔的吻过眼皮,连眼睫也被亲了一下最后划过鼻尖脸颊下巴最终才落到嘴唇。

范丞丞被亲的有点痒痒的,他很是疲惫睁开了眼睛:“变态。”

“我是变态,所以不要离开我了。”淋浴头的水珠溅落几滴到了范丞丞的脸上,恰好有一滴在鼻尖,陈立农就用鼻尖去蹭,范丞丞嫌痒抬起手去推,结果软绵绵的哪有力气。

还是被一把抓住,又被亲了一通。

范丞丞企图睁大眼睛,还是困极了,但是还是沉迷于温存中。他倦怠到闭着眼睛只靠触觉,细密而鲜明地感受到陈立农在逐渐地靠近,他们近到鼻尖相触,呼吸都纠缠在一起,那人柔软的发梢落在他耳畔和脖颈,扫出一片心悸的痒。

什么时候被抱出来的都不记不得了,范丞丞只能记得在最后被一个温柔暖和的怀抱抱住。

“晚安。”

世界重回静谧,范丞丞陷入黑甜的梦乡里。他又一次梦到那一个修长挺拔的身影。那个人逆着光线朝他径直走来,轮廓在明黄色的光亮里影影绰绰,发梢和飞扬的衣角都沾染了细碎的微光。

他朝范丞丞挥手。

这一次他抓紧了梦里人伸过来的手。

他一向知道陈立农和他不一样,林彦俊赞他天真纯粹,热烈可爱,太优越太直接了,他的爱就是璀璨的宝石,陈立农更有几分克制在表面,殊不知这种爱撕去了温文尔雅的伪装,露出的就是肆意的掠夺。

但是他乐意沉迷。

阅读量:263
0
评论列表 (0)
下载登录拾柒App可管理评论

拾柒 - 图文记录 / 一键成册